老伴的手

作者:最后更新:09-20 10:09来源:库尔勒晚报字体:小字大字

前不久,曾听到一段顺口溜:握着小姐的手,浑身都颤抖,好像回到十八九;握着老伴的手,好像左手握右手,什么感觉都没有。

这简直是忘本的胡诌,是腐败坠落之人的自白。他们怎能懂得什么是人间真爱,没有真正饮过夫妻恩爱的醇酒。说实在的,老伴的手也许粗糙肥厚,也许干瘪枯瘦,也许……然而,正是这双手,牵着我的手,五十春秋,风雨同舟,走过雪雨风霜,走过崎石坎坷,走过细流和大河,从乡村泥土屋走到城市高楼大厦。从两口之家到儿孙满堂,到满头白发

……

是这双手,在新婚之夜,紧紧地牵着我的手,好像对我说:咱们从此永不分开,直到永远,直到生命的尽头,……

是这双手,一次次洗尿布而又洗屎

布,有儿子的,有女儿的,有孙子、外孙、外孙女的,还有重病卧床老父母的……

是这双手,曾多次在我熟睡时悄悄地驱赶蚊虫的叮咬,曾在我感冒时端来滚烫的姜汤,曾一次次为我解除后背的搔痒,曾一回又一回擦净我床头的污垢,……

是这双手,曾一瓢瓢泔水喂养了家里的肥猪,曾一锄锄汗水把责任田浸透,曾一捧捧水花洗白了尘旧,曾一把把柴火烧饭灰落满头,曾拿起粉笔当教师走进教室把孩子们引进科学殿堂。啊!是这双手,在我孤独无助时,给我了勇气和坚定;在我得意忘形时,一把扯住我的衣襟,告诉我:做事不可过了头!

啊!这双手,是世上最美的手。她俊过纤纤玉笋,也靓过灌濯白藕。她内有勤劳与热爱的筋骨,外有岁月风霜痕

迹的皮肉。她用一辈子的忠诚,为我弹奏着爱的旋律;她用不变的敦厚,为我刺出七彩锦绣。

啊!是这双手,为亲朋好友缝制了多少衣服。为了节省每一分钱,日夜为儿孙们做鞋袜衣裳。手虽又干又瘦,确擎起了几代人的衣食所求。手筋全显露于外,常常痛疼,但她却是生命不息,活计从不离手。她说:我活着能为别人方便,是我终生的夙愿和快乐。这就是平凡百姓的无上高尚啊!

啊!假若没有这双手,我可能变成风烛残年的鳏夫,亦或是拄拐沿街乞讨的老叟,也可能早就枯死荒野。至少,也许是虚度年华,一事无成,……

啊!让我俩在有生之年,想到搀扶,互相温暖,紧紧牵着手,走到百岁之后的尽头。

网络编辑:马博

转播到腾讯微博
库尔勒新闻,巴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