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拂菜花香

作者:樊西峰最后更新:04-17 18:03来源:库尔勒晚报字体:小字大字

○樊西峰

春天最常见的花是田野里一片片盛开的黄灿灿的油菜花,它也是我心目中最美的花。

早春,乡野麦苗返青,地里生长的油菜花也开始以芬芳、纯朴、烂漫的姿势吟唱春天。

此时,我又一次走近了油菜花,心不由得被眼前这片花海深深吸引。这些黄灿灿的花朵,挺立着,蓬勃着,羞笑着,开得很艳丽、很妖娆、很饱满。叶子是墨绿墨绿的,朵朵花儿在蓝天下放射着黄色的光,包含着阳光的味道,把沉寂多时的乡村装扮得热闹非凡。

听老人说,最美的花开在乡间。这些黄灿灿的油菜花,属于乡野,也属于农家人。是啊,油菜花开了,开得无拘无束,开得热烈奔放,开得让人的心都舒畅多了。不规则的田地里,一茬儿一茬儿的菜花黄,是春天的舞衣,也是农夫们的希望。

置身于花丛中,浓郁的花香让我不由得把鼻子靠近花瓣,闻一闻春天的味道,听一听春天的情语。花香中含有甜甜的味道,如同珍藏多年的美酒,它的清香,给了我一种田园生活的感悟。

油菜种植的时间,是在秋收后。关中腹地的冬天来得不早也不晚,十月中旬,村民便把油菜籽儿种在农田里。有的种在河边的坝堤边、土坡上、田埂里、屋前村后。经过寒冬的锤炼,来年春天一到,鲜艳的油菜花便铺满大地,绽放成花的海洋。

油菜花的花期较短,花瓣细碎,颜色除了黄色别无它色。它没有牡丹富贵,没有兰花馨香,没有玫瑰多情,却有着浓浓的春天的气息,给人们带来无比温馨和清爽的感觉。

质朴的花儿,在风中微笑着,引来蜜蜂和蝴蝶在花丛中飞舞。风拂过花丛,涌起一道道黄色的浪花,回旋,波动,一阵阵花香给人以遐想的空间:金黄色的花瓣,宁静的村庄,彩蝶和蜜蜂在花间飞舞,像一幅美丽、清新的田园画卷,又似广袤的大地披上了巨幅的黄绸缎,其色绚丽无比,其景美不胜收。

油菜的清香,使整个村庄变得芬芳清纯,典雅朴实。我俯下身子,近距离欣赏着油菜花,贪婪地吸吮着浓郁的花香,思绪一下子回到了童年的时光。

小时候,每到春暖花开的季节,也是我们家青黄不接的时间。为了填饱肚子,母亲只好出门去挖些野菜回来为我们充饥。不仅如此,每天放学后,父母也会催促我们去挖野菜。我和几个伙伴总是漫山遍野地跑,有时也会跑到油菜地里,在一些比较稠密的地方挖一些油菜回来。母亲将油菜用开水一烫,再用菜油、大蒜调制调制,便做出了美味的凉菜,味道并不亚于饭馆里的菜肴。

如今村里的人们不再用油菜充饥了,有时吃一点也只是尝尝鲜而已,但它那四溢的清香,仍然留在我的记忆里。

油菜花依然一年又一年地开着,母亲却在一天一天地变老。我知道,岁月不饶人,而亲情却似清甜的花香,让人知道自己的根在哪儿,知道自己的乡愁是什么。

油菜花是一种不张扬、不娇艳的花儿。在五彩缤纷的春天里,在姹紫嫣红的花丛中,它只期望花落之时有结果,不期望花开之时香煞人。油菜花从不被人认为是花,但它是最容易令人亲近的花。它默默无闻,平平淡淡,像一位朴实无华、亭亭玉立的村姑,站在田野里,沐浴在春风中。

作为花国草根的油菜花,其实深谙自然之道。美也罢,丑也罢,风光也罢,落寞也罢,在花开花落之间,生命无非是一场自我信仰的轮回和传承。繁华总会落尽,芬芳必然随风飘逝,一粒粒种子的信念里,裹着无垠的春色和对美好的恒久膜拜。

油菜花绽开的村庄,倾注着人们对家的一种向往。也许多年以后,油菜花会变得很少见,但村庄永远和这花瓣一样,会让心灵在花香中过滤得纯净而清澈。

采一瓣花,当作今生的纪念,在心里,清香一生。

关键字: 网络编辑:小熊

转播到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