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模样

作者:梅林最后更新:04-17 18:03来源:库尔勒晚报字体:小字大字

○梅林

晚上九点多钟,吃完饭起身,准备收拾碗筷,突然“咔”的一声,光亮没了,声响没了,眼前耳旁的一切骤然消遁,只剩下沉沉的黑和沉沉的静。

停电了!

眼睛一时无法适应黑暗,耳朵一时无法适应寂静,竟手足无措起来,索性还是坐回到沙发里去,闭了眼,让自己也沉下去。

窗外的亮光透进屋来,屋子里的家什渐渐显现出了轮廓,电视机有些懊恼,黑黑地、落寞地立在对面。散布在屋子里各个角落的电器,这时候也都和我一样,手足无措地呆立在黑暗里,哑然失声。

抽屉里有平时储备的蜡烛,索性不去找了,就让我独享这久违的黑和久违的静吧。

月光引领我走向阳台,小小阳台,虽然内层加了封闭窗,外层加了防护栏,可依然挡不住月光欢快地倾泻。城市的月夜呀,一点也不比乡村的月夜逊色,她一样的皎洁、明亮、静谧、安祥。她像个深交多年,虽不常联系,有时候甚至会暂时遗忘忽略的故交知己,对你总是不离不弃,在不远不近的地方,注视你牵挂你,乃至于当你需要时,给你最贴心的安抚和慰藉。

初春的风从窗外吹进来,有些凉意,有些寒意。窗外护栏的顶端,不知什么时候,麻雀在那里安了家筑了巢。树枝搭建的小窠里,不时传来“叽叽咕咕”的声响,小家伙们是不是在为这片刻的安宁欢呼呢?大自然距我们如此之近,我们却没时间去关注它;黑夜如此之美妙,我们却往往忽视它。

什么时候开始,我们把黑夜弄得比白天还光亮,灯光炫目,霓虹闪耀;什么时候开始,我们把黑夜弄得比白天还喧闹,电光声响,歌舞笙箫;什么时候开始,我们把夜晚弄得比白天还匆忙,忙着这个场子那个应酬,沉溺手机,流连电脑,忙着享受资讯传播资讯。于是,黑夜远离了我们,月光远离了我们,安祥和宁静也远离了我们。

对面楼上窗户有了几处晕黄的光亮,那一定是为夜读的孩子们点亮的烛光,能够想象孩子们在这静夜烛光下阅读的那份欣喜。对面楼上的阳台上也有了影影绰绰的身影,是浪漫的小夫妻?还是早已忘了浪漫,趁着这月夜想寻回浪漫的中年人?

这夜的黑,带着寂静与神秘,和着细密的心思,在这暗夜里漫延滋长。让人有些昂然,有些惆怅,有些欢欣,有些薄凉,会想起过往的某个人,某段场景,曾经的眼泪和悸动。

这夜的静,让一颗充斥了太多欲念和资讯的大脑,卸载、放空,身自在,心飞翔……会忆起母亲深夜灯下缝补衣服的情景,会忆起父亲把我高高扛在肩头的得意样。那些曾经,那些过往,那些温暖,那些忧伤,一律汇聚飞翔在这月光的隧道里,内心充盈起来,温暖起来,觉得这月光渐渐有了暖意,觉得这月下一定有人像我一样,忆着曾经的心动和美好。

夜,太静谧太深沉,让人不敢弄出半点声响,生怕惊吓了谁,昌犯了谁,还怕惊扰了那一个个月下怀想思念的人儿……

关键字: 网络编辑:小熊

转播到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