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烟

作者:最后更新:05-22 12:28来源:库尔勒晚报字体:小字大字

○猛子

曾经认为,吸烟是一种男子汉的仪表风度,有助于思考问题,可以驱毒疗病,蚊蛇不侵。并曾屡次表示:誓与香烟共存亡!末了,还半真半假补充一句:等自己进了火葬场,嘴上要点一支香烟。

香烟虽小,却能显示出人际关系的微妙。比如外出办事,一支烟递过去,再打着火,彼此谦让一下,点着了烟,各自吸上一口,待烟雾自口鼻中涌出时,对话交流的气氛自然形成了。若遇到一群对话者,可以十分洒脱利索地散烟,远者掷之,近者递之,不远不近者可把烟盒抛去,以显亲热和无拘无束。如从衣袋里揣许多高级糖果,逢人便敬,会以为太“娘们气”;若只给别人敬烟,自己不陪别人共享,几次过后就会称你“伪君子”,弄得不阴不阳,里外不是人。由此可见,世俗原理在缭绕的烟雾中时常闪现。

父亲是位颇有资历的吸烟者,养有一只乌龟,从五分钢镚略大,养到碗口大。十多年了,龟伏在鱼缸的石影里,仿佛入定的老僧。父亲只要叼着香烟踱来,向它友好地喷一口烟雾,龟便翻腾起来,伸长脖子讨肉吃。香烟于它,无异于喂食信号,并能嗅出老朋友的气息,家的味道,可爱的烟雾呀!

由于嗜烟,父亲的肺被切除。我仔细看了一眼护士端着的托盘上父亲切除下来的肺,呈乌木状,像一块祭给烟神的祭品。

于是决定戒烟。我戒烟,不搞偷偷摸摸,也不搞回避,我一开始便向大家言明,我要戒烟了。这话说给瘾君子听,无疑引起一连串的大笑。有同事当即表态:你要是戒了烟,那我就戒饭!言下之意,绝对不相信我的宣言,人哪能戒饭呢?对于别人的这种态度,我只是笑笑,并不作辩解。

头一天,尚没有事,第二天,人就有些扛不住了,不抽烟,嗓子里像有一条虫子在爬一样,痒痒的,非得烟来杀一下不可。可是我扛住了。第三天早上起床,人的精神上就有种恐怖感,这一天我能扛过去吗?结果我扛过来了。戒烟的时候,那时间过得惊人的慢,一小时相当于过去的一个上午,甚至还长。

我终于还是挺住了。一个星期最难的关口没有难住我,渐渐,烟瘾这个魔鬼似乎看出我的决心已定,便也失去信心,走了。这次戒烟,我惊奇自己过去怎么就离不开烟?这不,不抽烟不是更好吗?身上没有了烟味,脸色红润了,口袋里的零花钱总是用不出去。这一戒,便是八年。

一直到1998年,单位派我们一帮笔杆子到一个终年积雪的火车站采访,写一本《高寒站区人》的书。那儿海拔高,每天昏昏欲睡。每和一个采访对象聊天,两人就你一支我一支使着劲抽烟。我当时想,我是不会上瘾的,我戒烟都有八年了。然而,我大意了,从那次抽起头,回去后便戒不掉了,戒了八年的烟便从此开了戒,以后,我又陆续地小戒了几次,但没几天,不够坚强的“戒志”便垮了。

看来,我这烟是没法戒了。可是,我心里又颇不服气,终日就在这种无可奈何的处境中抽着烟。由此怪起那个不知名的人来,你为什么要发明抽烟呢?

关键字: 网络编辑:小熊

转播到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