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丽丽

每一个人都有灵魂,每一个人来到尘世间,都会面临许多困惑,写作,就是为自己灵魂中的困惑寻求一种解答。

我选择芬芳的年华,以一种隐居的方式生存,是因为病痛和内心的需求。病痛曾让我陷入一片混沌和迷惘中,把我曾经的梦想,扯得支离破碎,花样年华,却展现出一种苍凉和荒芜。后来读佛经,知道生前经受病痛折磨的人,是犹如涅 般的重生。

张爱玲说:“在没有人与人交接的场合,我充满了生命的欢悦。”这话说到我心里去了。我讲不了几句话,头就犯晕,因身体的缘由很少与人交往,喜欢安静地和茶一道坐着,听树叶悄然落地的声音。

选择与文字为伴,行走在字句间,撷一捧暖意,妙语清词涤荡身心。我习惯了用它来拯救自己,梳理和自我疗伤,以获得一颗宁静的心。人,最终追求不过心静如水。

我喜欢音乐雾一般环绕我,音乐与文字缠绕,将无处安放的思绪融进文字里。淙淙的琴声,如檐下雨滴般空寂。光阴一寸寸短去,女人韶华留不住。爱上那古凉音乐下,沉静旷远的心境,岁月潋艳如流光。琴声如诉,如一双温暖的大手轻轻抚摸着灵魂。

我这样蛰居的人,迷上了文字里一种忧伤的美丽,常常和小说里的人物幽会,做一位窗外听琴的女子。演绎的爱情与我绝缘,只求将真情贯穿于文字的始终。暗夜里听见泪水落在键盘上的声音……如果我是一个演员,一定会入戏太深。

记得刚工作时,我常把自己埋进英语小说里,走路也在背诵英语单词,那时我还做着自己的翻译梦。一位风韵犹存的中年女同事说,你们看,你们看,那个傻子在阳光下发呆呢。

我在发三千年前的呆,在想三千年前的桃花,开得怎样的艳?

我只想过一种风清云淡的生活,人与现实纠缠一起,已耗尽精力,为什么不能在现实之外,寻找一点诗和梦,草叶的清香,宋词的清丽与婉约?

我生活在文字构筑的梦境里,键盘声声如雨滴,情绪起落如飞鸟,任由眼前繁花错落,花事一场,爱恨情愁轮番上演。可哪一份情思,能经得起流年辗转?世间诸事早已定,一盏茶凉,一榻风霜,我知道最终收藏我的,只有文字了。

穿过岁月的烟尘,有那么一天,你记得我的文字,这就足够了。

网络编辑:小熊

分享此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