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之美,江南之忆。

江南,永远如一朵飘渺、清丽的梨花,娇小纤弱,却另人百般怜爱,爱上她的烟雨朦胧,爱上她的细雨霏霏。

再忆江南,再忆江南情。

提起江南,人们多想到江南水,柔波潋滟、曲水浅浅。

提起江南水,人们多想到西湖,苏堤春晓、渔舟唱晚。

霪雨笼罩西湖时,那点点细雨,犹如缕缕相思,洒落西湖,牵引着江南人的绵绵情意。记忆中杨柳依依,再春风的爱抚下,轻轻柔摆,跳跃,旋转,舞尽江南柔情似水。柳丝轻点,溅开落雨,湿润了那纤长美丽的柳叶,也湿润了湖边离人的眼眶。

在雨中撑一把油纸伞,漫步于苏堤,听小雨淅沥,看西湖白雾茫茫,仿佛误入仙境,一转身,模糊了带雨梨花。

白娘子的裙袂飘过,许仙的油伞撑起,江南便模糊了颜色,一回首晓风残月,一低头百转千回,雷峰塔下的爱情,和西湖水一样纯净,柔如柳,美如画,一举手、一投足,无不浅吟低唱着江南情,那几代人演绎着、传颂着、惋惜着的江南情。

水乡江南,以其独特的美,为世俗的灰色多添一抹墨绿,也为我们,多掬一份宁静。

江南小镇,青瓦白砖,依水而绕,错落有致。户户门前总挂上一块蓝白相间的花布,朴素却也典雅,如同江南人、江南水、江南情,充满着江南的味道。

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

夕阳斜斜地洒下,勾起丝丝光晕,整片江南一瞬间沐浴在一片金黄的时间里,暖暖的黄色,为清冷的江南,多添了一份暖意,此时的江南,不如烟雨时的难以触摸。现在的江南,就仿佛画中女子,立在我们身边,温暖而美丽。所有的房檐都镀上一层金边,天边的夕阳灿烂如洛阳牡丹,浅黄、金黄、橘黄错落有致,渲染出一片水墨画,寥寥数笔,却其乐无穷。

江南梦,江南美。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也说江南。

网络编辑:sa

分享此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