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图冯忠文

从外表看,巴伦台的山,一片光秃秃,总给人干燥、贫瘠的视觉。但这些山,又从骨子里高调透露出挺拔险峻,神态各异,斧削四壁,峰峦起伏的大气磅礴、不屈不挠之个性,给人以钢铁般的震撼,给人以伟岸高耸的遐想,给人以绵延不羁的倔强。

美无处不在,缺的是发现美的眼睛。发现巴伦台之美,你需要身临其境,用感觉碰撞。巴伦台有巴伦台沟、浩尔哈特沟、宽带沟、韭菜沟、前沟、后沟、乌兰沟等十几条沟,分布在巴伦台的沟沟坎坎,群山碧水之中。巴伦台沟绿水青山,有隽秀之美;浩尔哈特沟山高路陡,有神奇之美;宽带沟危峰兀立,有险峻之美;韭菜沟奇花异草,有五彩之美……无论深入其中的哪一条沟壑,你都会从泛滥和倾泻的文字里过滤出普通一词——“内秀”来形容她的美。巴伦台的山是用山的精髓写就的,相对于内地的山而言,除了层峦耸翠,美妙绝伦之外,还多了大气,凛然,凄美,是大自然鬼斧神工赋予截然不同的形态。俊秀里蕴含巍峨,张扬里不失幽静,苍翠里包容烈性。大川大山、小丘孤岗,各具特色、尽显个性。巴伦台的山仿佛从悠远的历史中走来,历经数十年、数百年、数千年……甚至更久远的风雨洗礼,历经了多少个世纪的熔炼,博纳万顷岩波,汇聚无数元素,不停地繁衍变化,不断地推新除旧,把自己的光彩积淀于古老的土地之中,显得既古朴沧桑又青春靓丽,横空出世,伫立眼前,博大里延绵着希望,肃穆里裹挟着热情。

巴伦台的山,奇峰罗列,姿态万千,栩栩如生,令人浮想联翩。有的像巨龙腾飞,有的像群狼出山,有的像猛虎下山,有的像猴子观海,有的像武松打虎,还有的甚至像骆驼背脊般起伏、像羊群悠闲、像牦牛横卧、像万马奔腾、像群鹿跳跃……有的山感觉像一块块巨石垒砌而成,有的山感觉像一根铁杵直插云天,有的山感觉像一个人物造型岿然屹立……一座座奇异的山峰,向游人展示出无需雕琢依然逼真的震撼之美……阴面山上松柏挺拔,翠叶如盖,伸枝展臂;脚下绿草如茵,草长莺飞,沃野千里。那种绿就像一匹匹绿纱缎,被雨水冲刷得那么纯净,那么润泽,感觉那颜色要流下来似的,那种美是没有经过修枝剪叶的自然美,艳丽而迷人,美的像一个神话,像一个故事,像一个传说,让人步步回首,流连忘返。不远处那些积雪的山峦,像河水卷起的滔天白浪,银光闪闪,颇有“山舞银蛇,原驰蜡象”之势。早晚御寒穿羽绒,中午减衣始挥汗。一日行走巴伦台,春夏秋冬在眼前。我突然得出了这样的句子。难道不是吗?

巴伦台的山,既有清秀之美,又有恢弘之气。远山隐隐绰绰,像几笔淡墨抹在天边。苍翠的群山重重叠叠,迷迷蒙蒙,像无数顶天立地的巨人在凝神沉思。微风从怪石嶙峋的峡谷吹出,林涛四起,像群山深深的呼吸,给人一种神秘幽远的感觉。阳光发出无数条耀眼夺目的光束,像串串珍珠撒向大地,熠熠生辉,穿透了浓密的乌云,给这静静的群山投下伞状的光幅。群山之间的薄雾,没有感觉地在游人身上蹭来蹭去,时而陆续聚合,时而雾锁山头,形成一派乳白色的雾海;时而又散开,像一朵朵在空中盛开的雾花。此时,自己仿佛腾云驾雾,做了一回神仙。山上的野花繁多,千姿百态,溢光流彩,远远望去,犹如一片彩云,铺满山头。羊群像停落在山梁上点缀的白云,小嘴儿贴在草上,鼻翼不停地动着,嫩芽一根接一根被扯断了送进嘴里,长长的嘴巴一歪一歪永不倦怠地咀嚼着。那意思似乎在炫耀着“这里的草好美好美!”巴伦台的羊吃的是中草药,喝的是山泉水,一点也不过。难怪这里的羊肉色泽酱红,不腻不膻,肉质鲜美,别具风味。

巴伦台的山,给人以淳朴,给人以思考。掩不住如诗如画的远山妩媚,封不住余音袅袅的涧水轻吟。每当走近一座山,不同的个性、不同的风格屹立于眼前,不同的观赏效果展现于眉间,有一种深深的爱萦绕在心头陶醉。崎岖蜿蜒的山道,风在述说着美艳,花草在描绘着缤纷。来到远山腹地,别有一番情趣。雪绒花不施粉黛,马先蒿百花争艳,报春花绚丽多彩……这里不再寂静,炊烟孤直,犬吠回音,鸟跃林间,兽迹山坳。一片花海,那么大,那么远,漫山遍野,姹紫嫣红,如同一幅幅无需泼墨的立体画面跃入眼帘,氤氲于群山环抱之中,更加衬托了群山的雄伟高大,从此不再低调沉默。

巴伦台看山,看到了山水的内秀之美,品到了大象万千的神秘,悟到了丰厚文化的底蕴。文化有了山水作依托,更能生生不息,源远流长;山水有了文化作铺垫,才能延续着生的平衡,世代传承。巴伦台的山水,饱含了一种坚韧不拔、宁静致远的人文精神和质朴情感。无论有多少寄托和期待,这片山水,都承载得起。

 

网络编辑:小熊

分享此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