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翠玲

眼前这位普通的老人,姓什么叫什么,我并不知道。与我,他只是生活中的一阵风,偶尔吹来,随时飘去。

他经常出现在小区昏黄的路灯下,在我的印象里,那只是一个身影。只能是身影,因为每每经过,我只是感觉有个人在垃圾箱边翻捡着,至于他是男是女,是老是少,我从来没刻意留意过。

时间久了,有意无意地,眼睛落向了他。他,瘦削的身材,脸上沟壑交错,一双眼睛平静如水,仿佛他的世界里从来没有任何令他高兴或忧愁的事情,最惹人注意的是他那一头白发,白得纯粹,白得耀眼,仿佛这才是头发应有的颜色。

小区的垃圾箱,主要是小区的居民和门面房的商户使用。人们把垃圾倾倒在这儿,次日黎明环卫工人再把垃圾运走。我看到他时,经常是在晚上,在我散步必经的路旁。

在散发着诸如残汤剩羹等说不出什么味道的垃圾箱旁,他拿着一个带柄的铁钩翻捡着,极其认真、专注,仿佛那里藏着他不小心丢失而又很珍贵的东西,全然无视身旁不紧不慢走过的行人。他把捡出来的塑料瓶、硬纸板分门别类码放在地上,然后捆扎,拎到旁边的一个小三轮车上。因为垃圾箱不大,所以他能捡到的有用的东西并不多,即使这样,他每次离去时都是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

那天下午,我又看见了他。他静静地坐在人行道上捧着一本厚厚的书专注地阅读着,一件蓝色的外衣皱皱巴巴,氤氲着汗渍和灰尘。足有10分钟,他的眼睛始终没离开那本书。也许是视力不好,他凑得很近,那种专心阅读的神情深深地感动了我。他的身后,放着一辆三轮车,里面装着两个空篮筐。那本书,估计是他拾荒所得。狂喜,迫不及待。于是,他找个僻静的角落,停车,津津有味地读了起来。这位老人如此爱好阅读,令我肃然起敬。我想跟他搭讪,却又怕打扰他。我想,这应该是他最惬意闲暇的时光吧!

每每经过他的身旁,我都会产生疑问,他是孤身一人,还是儿孙满堂?他是不想依赖儿孙,还是家里的条件并不错,一生劳作惯了不能停下?

偶尔,我还会在小区的垃圾箱旁见到他,依然是一副宠辱不惊的神态,安详地像一朵在天上飘来飘去的云朵,依然是那辆看不出颜色的小三轮车,依然是那个长度的白发。

他每天流连于垃圾箱旁,或许,他的身上、手上,还残留着某种说不清的难闻气味儿,但我相信,与那些伸手向人讨要,甚至伪装残疾讨钱的人来说,他的灵魂是干净的。他用劳动维护着自己的尊严,在用劳动建造着自己的精神高度。

(作者地址:库尔勒市交通东路四运四队小区)

网络编辑:小熊

分享此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