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芳侠

午饭时分,熟悉的手机铃声响起来,一个略显沙哑的女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喂,我是成功房产修鞋店的,你是不是有双靴子放我们店了?”

我一怔,片刻想起几年前那双丢失的靴子,莫非——是它?颇感激动和意外的我瞬时心中激起了波澜,思绪回到了2011年春天。当时,我将一双九成新的齐膝长靴送到修鞋店去换跟和保养,因天气转暖,取回靴子的事便被我忘到了爪哇国,待到天冷要穿时,把家里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出半个鞋影子来。经过几天翻江倒海的回忆和苦思冥想,我来到唯一可能的修鞋店询问。店主人在所有的鞋子里仔细翻腾找寻了一遍,也没有找到。我嘴上没说,但想起这双花去我近一个月收入的爱靴没有了,就心痛难忍。看到我失望的神情,店主人安慰说:“你也别着急,我回去后,到库房里再找找看。到时候给你回消息!”

这家鞋店的夫妻俩都是山东人,约摸三十来岁,一身纯朴装扮,面容和善。来新疆几年了,打过各种工,最终租下这个小门店,靠着修鞋补鞋养活一双儿女。按女店主的话说:“这活听起来不好听,但风吹不着雨淋不着,也不用担心安全。给别人干,看别人脸色,时间也不自由。自己凭一双手挣钱,不丢人。”

这十来平方米的小店尽管简陋,但主人热情公道、手艺精湛,因此生意很好。我经常将靴子拿到这家店里修补,一来二去,便成了这里的老顾客和老熟人。可没想到,这一次修补的靴子会被弄丢……无奈,我悻悻离开了修鞋店,之后再也没有等来店主的任何消息,一转眼七年时间过去,我也渐渐淡忘了这件事。没想到,今天中午会接到靴子找到的电话,我难掩激动的心情,连忙告诉女店主晚上我去店里拿靴子。

晚饭后,我来到修鞋店,说中午打过电话,过来取靴子。“真没想到是你,都老熟人啦!”女店主站起身,抓起旁边一根拐杖,随后将身子挪到满当当挤挨挨的鞋架旁,从上面取下一个绿色塑料袋,解开袋子把一双靴子递给我,问:“看看是这双吧?”

我一看,顿时心中一阵狂喜,可不就是我的那双可心可爱的靴子吗?于是忙说:“是,是我的,买来没穿几次。这里面的鞋垫,还是我们农村老家亲戚手工缝制的花好月圆的垫子。”女店主说:“这靴子有一阵子时间了,你看鞋底下,幸亏你的电话没有变,打通了。有好些顾客把鞋子放到这好几年不来取,电话也打不通,联系不上,我们也不能随便处理,就一直放在这儿,等人家来取走。”我掂起靴底一看,有用圆珠笔写的我的手机号和13元等字样。

这时,女店主又说:“老乡,真的很不好意思,上次你来找靴子,没找到,我说回去给你找找,谁知晚上回家,看到一辆电动三轮车差点撞到我身边一个在路上玩的小孩儿,我赶紧一把把那小孩儿推开,自己的腿却让车撞骨折了,几个月走不了路。我家那人天天在医院照顾我,店也关了。”

“啊?……”听着女店主的讲述,我一时语塞,不觉两眼湿润起来。看着他们夫妇亲切而和善的脸,我既愧疚又感动,愧疚于自己的多疑和误会,感动于夫妇俩的诚实与守信。再三道谢后,我走出了小店。天色已黑,街头五彩斑斓的灯光像星星一样向我展开笑脸,眼前的一切是那么可亲可爱。回头看时,玻璃橱窗里夫妇俩忙碌的身影,在一片橘色的灯光下显得那么温馨和谐。

(作者单位:塔里木油田分公司物业管理公司)

 

网络编辑:小熊

分享此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