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听说“天鹅”这个名字是从“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成语来的,从未见过天鹅长什么样,心想应该和家里养的大白鹅差不多吧。后来到了新疆,听说巴音布鲁克草原有天鹅,于是站到高高的观景台上,望眼欲穿般地眺望天鹅湖那九曲十八弯美景,期待着突然有天鹅飞起,可每次都是失望而归。有人说,想看到天鹅,必须骑上马走几十里,进入湖的深处才有可能看到天鹅。

2007年冬天,听说库尔勒孔雀河里飞来了天鹅,真不敢相信,便很快来到建设桥边。只见十几只白色大鸟在宽阔的河面上悠闲地游弋着,时不时地把头扎进水里,有时几声长鸣高亢嘹亮;有时猛然立起,扇动着硕大的翅膀,姿态优美动人,而且成双成对。它们像家养的大白鹅,但比大白鹅颈长,体态更像舞蹈演员般修长优雅。啊,这就是传说中的天鹅啊!从此至今,它们每年都来,而且越来越多,由开始的几十只,到最多的时候达200多只,由当时的入冬来开春走,到现在秋天来初夏走,天鹅俨然把库尔勒当成了自己的家。

我是一名摄影爱好者,年轻时就喜欢拿个傻瓜相机,在工作中,或在出差时,拍些照片作为留念。后来买了数码相机,功能比傻瓜相机虽强了些,但我拍摄还不是很专业。天鹅来到库尔勒后,我也走上了拍摄天鹅的路程。起初天鹅都是在冬季飞来,拍天鹅的时候,经常手冻得生疼。拍好后,我就把照片发到QQ空间,请各地的亲朋好友欣赏。

天鹅不仅吸引了库尔勒本地的摄影爱好者,还引来了全国各地的摄影家。冬季的孔雀河畔,虽然寒风凛冽,白雪皑皑,但常常聚集起十几、几十人蔚为壮观的摄影队伍。只见个个长枪短炮,有的支起三脚架,有的把相机举在眉间,将焦点齐齐对准河里水雾蒸腾间的美丽天鹅。只有我拿着一个小小的数码相机,过来过去,想拍张天鹅的特写,根本就拍不上,不仅有点滑稽,遇到熟人,还有点尴尬和自卑。就这样,我还是乐此不疲地经常去拍。我很想拍天鹅飞翔的样子,听说天鹅在天黑前要飞走,第二天再来。我就尽早赶到孔雀河边,等天鹅起飞,可去了好几次,结果都是要不没等上天鹅起飞,要不在天鹅起飞时,天已经黑了,根本拍不成。其实,那时候的照相机,因为性能太低,实在拍不成天鹅起飞的照片,真正是“赖蛤蟆想吃天鹅肉”呢。

六年前,我终于买上了据说是业余摄影里顶级配置的数码相机,但又 没机会拍天鹅了。去年冬季的一天,陪同爱人在孔雀河畔看了一套房子。站在客厅的阳台朝外一望,蜿蜒、秀美的孔雀河尽收眼底,尤其是河面上一群洁白的天鹅特别引人注目:这是多么美好的一幅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画卷啊!如果住在这里,既可以足不出户就能欣赏天鹅,又可以随时拍摄天鹅。当即决定,克服困难,买下这套房子!

今年中秋之前,天鹅像是在外面玩累了孩子,早早就回到了库尔勒的家。此时拍天鹅,既不热,也不冷。我利用早上天鹅飞来的时间,拍下了之前从未拍过的天鹅的优美瞬间,有展翅翱翔的,有“夫妻恩爱”的……我把照片发到微信朋友圈,引来全国各地“亲”们的点赞和好评。

我从1977年来到库尔勒,见证了库尔勒成长的每一步,这十几年来,又见证了天鹅“爱”上库尔勒的全过程。天鹅作为古往今来美丽与忠贞、纯真与善良的化身,使“国家卫生城市”“全国文明城市”的库尔勒锦上添花,给寒冬中的梨城带来了无限生机和活力,也不断激发着我对摄影的兴趣。我将不断总结经验,提高摄影水平,力争拍出更多、更美的天鹅照片,与大家分享。

文/图解家忠

网络编辑:小熊

分享此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