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永健

库尔勒春天的早晨,带着花粉的芳香,天气出奇的好。车左晃右晃地在一个胡同里停下。

李璐下了车,撵上走在前面的陈方明问,你怎么知道这儿有家早餐店?你来吃过吗?

来过,也是跟几位朋友来的。

门店的老板娘是一个五短身材的女人,手脚麻利得像个陀螺一样忙碌着。

听说两位顾客要吃豆腐脑,老板娘二话不说,拿起一个扁扁薄薄的勺子就往盛豆腐花的桶里伸。桶里的豆腐花又白又嫩,像洁白无瑕的玉石,让人舍不得碰它。老板娘盛豆腐花非常讲究,轻轻地,慢慢地,一层一层地舀,生怕把豆腐花弄碎了。

李璐拿了一把塑料小勺,捧着碗坐在旁边慢慢吃。碗里白花花的水豆腐在调料的衬托下变得五彩缤纷,豆腐也变得吹弹可破。

陈方明用勺子舀了一勺汤,慢慢地喝下。顿时,嘴里感受到的味道就像是秋风中和煦的阳光,又像是冬日里温暖的火焰。他又舀了一勺豆腐花,缓缓送入嘴里,豆腐花在他口中一触即碎,好像被融化了。

老板娘又端了两个包子放在他们面前。“尝尝我的包子,纯手工的,面是用酵头发的,绝对让你们吃了还想吃。”

李璐掰了一半,小口尝了一下——哇塞,不错,挺好的。

包子口感柔软,鲜香不腻,形似菊花,色香味形都独具特色。陈方明得意地解释说,要不咱们来这里干什么?这里的包子之所以受欢迎,关键在于这里的用料精细,制作讲究,在选料、配方、搅拌以及揉面、擀面上都有一定的绝招儿。

“哪有那么好!”老板娘听后哈哈笑起来。“只不过是凭良心做、凭良心卖!”

“凭良心用料。”店门前做锅贴的老汉补充说。

真好!李璐发自肺腑地说。

两人吃完饭从店里出来,开车上路。“说起来,咱库尔勒市真是个不错的地方……”陈方明仍沉浸在刚才吃豆腐脑和包子的余味当中,不由得感慨道。

你好好开车!李璐提醒他。那是一定的!

说话间,一辆电动车急速地自非机动车道变道至机动车道,由于速度快,失去了方向,电动车一头撞上了陈方明的凯雷德——

糟糕!

李璐和陈方明赶紧跳下车,交警、行人,还有一些司机也停下车,过来围观。

李璐和陈方明拨开人群,走到事主跟前。原来是个学生,幸好人没事!

陈方明回头一看,自己凯雷德的前轮右侧的侧裙和轮眉给刮蹭掉了巴掌大小的黑漆,并且有个明显的凹陷。电动车歪在一边,车篮中的饭煲里盛的粥洒满一地。交警已开始堪验现场。

孩子的脸由先前的红变得越来越白,身体由刚才的惊慌失措变得战战兢兢。但是,他还是坦诚地来到陈方明面前——叔,是我的错,我太着急了,真对不起,你看怎么办吧?

怎么办?傻孩子,这都什么情况啦,赶紧和家长联系,看怎么赔偿。警察走过来对孩子说。

我妈住院了,我爸在外打工。中午时间紧,要上课,我急着给我妈送午饭,才出了这事!叔,我给你写保证书,无论多少钱,我以后就是打工挣,也还你。我这有10块,全给你,叔,算押金……

这时,一张贫困助学金的签收单从孩子的书包里掉落——

李璐弯下腰,把签收单捡起来,迅速看了看,面对孩子道:“下次还敢不敢无视交通安全了?这次的教训深不深啊?”

看着满眼泪水拼命点头的孩子,李璐说,为了让你长记性,这次你得全赔……

围观的人群中瞬时发出“嗡嗡嘤嘤”的议论声。

李璐接着说,你的全部赔款——呶,这10元钱,我们收了!不过,我这有200元,你拿去,赶紧给你妈去买些午餐,算是阿姨和叔叔给你的见面礼!

李璐的话讲到一半,就有一个人鼓起掌来,接着又有些零星的掌声,她的话一讲完,掌声骤起,甚至,有人喊起来,好!好!好!

那位交警突然给李璐和陈方明敬了一个军礼。

这个军礼一直陪着李璐和陈方明回到家,而且一直就这么敬着……

(作者单位:第二师中联客运公司)

网络编辑:小熊

分享此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