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梅

这个时节,克尔古提紧挨一场风

它的衣着稍显单薄

一抬头,秋就深了

我默默注视那些金色的蝴蝶

羽翼越来越轻,翩翩飞起又停下

如果匍匐就是宿命

秋草最先悟出了生长的定律

我喜欢它适时的安静

打马的牧羊人,炊烟,鸟鸣

诸多的形迹消弭

雪白的羊群在天上飞

只有河流永不停歇

在迂回曲折之中一路闪现亮色

我开始在白云的故乡怀念雪

听空空的山谷收紧风声

嘚嘚的马蹄远遁

也许大雪真的就要来临

十万重大山,请将我收容

你得相信,一枚落叶载着回归

足以守住内心的洁白和宁静

你草木的骨灰,需要我来告别

网络编辑:小熊

分享此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