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西峰

下户村的羊倌阿迪力是快乐的。因为他的生活里离不开羊:用三轮车割草喂羊,盖羊圈养羊,去外村贩羊,过节杀羊……

二十一岁的阿迪力从小就从父亲那儿学会了养羊。每次外出放羊,阿迪力都会手拿羊鞭,肩背毡袋包,随性地哼着情歌,羊鞭在他身边随意摆动,像一条出水的蛇。阿迪力已经习惯了这种早出晚归、风里来雨里去的生活。

放羊是件辛苦活儿。但阿迪力不怕辛苦,他担心羊吃不饱,几乎每天都去不同的地方放羊,所以对方圆几十里以内的地形了如指掌,他知道哪里草木茂盛。

阿迪力细心,记性好。他总是留意那些不好好吃草的羊,观察它们是否生病,一旦发现情况,他晚上回去后一定会及时给生病的羊灌药。给羊灌药是一件费劲的活儿,阿迪力把药调好后倒进废酒瓶子里,摇匀了,让年轻力壮的两个哥哥一个抓紧羊的身体,一个扳住羊的脑袋,免得羊挣扎乱动,再用一根粗木棍撬开羊紧闭的嘴,眼疾手快地把瓶口伸进羊嘴巴里的喉咙边,快速地倒下去,倒完后再把羊的嘴使劲捏着,直到嘴里的药顺着喉咙都流到肚子里,等羊平静下来,他才慢慢地放开它。

每次放羊,都是流动的风景。羊群也顺着一路流过来。我和阿迪力站在羊群的河流里,小腿肚子被柔软的羊毛摩擦着,群羊小心翼翼又十分慌张地追着头羊,跑到前面去的羊偶尔低头啃两口草。最了解羊的还是阿迪力,山羊最调皮,性子顽劣,不老老实实地吃草,爱用角顶撞绵羊,扰乱羊群的安宁。绵羊傻乎乎的,性子温和,反应也慢,有时候被山羊追得满戈壁跑也不会反抗。这时候阿迪力就会捡起土疙瘩,或者土块,挥动胳膊,轻轻地一甩,土块快速地飞出去,在空中划着优美的弧线,准确地落在不听话的羊身上,碎开了一朵美丽的土花,羊一激灵,就被吓住了,老实了。伴随着阿迪力的吆喝声,群羊都乖乖地吃草,有次序地行走着。

老公羊是羊群里的霸王,头上长着又大又弯的双角,除了阿迪力,它谁也不怕,性子凶猛,是羊群中的头羊。羊儿喜欢从众,前面的羊怎么走,后面的也跟着低头只管走。只要把头羊驯服了,羊群就好管理,强壮个大的公绵羊是最佳选手,阿迪力把它叫作“领头羊”。

“领头羊”可以威慑整个羊群,可以带队,协助阿迪力维持秩序。山羊反应灵敏,遇到意外情况就会叫唤起来,会躲闪。绵羊是最傻的,吃东西不识饥饱,遇到坑也不会躲,凡是掉队的,基本上都是绵羊。外出放羊最怕混群,就是两群羊不小心碰到一块,绵羊最容易走散,混到别的群里。阿迪力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就提前把那些肥绵羊身上抹上红药水或者蓝墨水,这样就很醒目,不至于弄丢了。

阿迪力了解羊的特性,为了羊群的发展和繁殖,他不惜用两只大肥羊去和别人换一只强壮的公羊。不仅如此,他还常常把太活跃的山羊处理掉,卖了或者是换成绵羊羔,永远保持山羊的数目在二十只以内。

阿迪力爱护每一只羊,瘦弱的羊只每天加喂草料,身上长虱子的他会抹上灭虫剂,掉毛的包上布,摔坏腿的绑上夹板,在放羊途中产下的小羔,阿迪力就放在毡包里背上。

我喜欢跟着阿迪力去放羊,对羊也渐渐有些熟悉。羊喜欢扎堆,尤其是绵羊,只要有个缝隙就把头挤进去,屁股露在外面也不管,叫起来声音沉闷,反应迟钝。山羊挑食,吃草时专拣长草嫩草吃,叫声清脆激烈,而“领头羊”叫声浑厚悠长,常以犄角顶撞威吓别的羊和小孩,阿迪力就叮嘱我离它们远点,以防受伤。

他站在天空的蓝和群山的绿之间,周围土黄色的裸石,还在悠闲地躺着。在下户村的村头,我看见年轻的阿迪力正在搭建属于他自己的第二间羊圈。在他看来,爱劳动的人,肯定会有收获,这是规律。阿迪力的辛勤付出也得到了回报,他的羊只有增无减,这也使他成了远近闻名的好羊倌。

(作者单位:库尔勒市人社局)

网络编辑:小熊

分享此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