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亚芬

今天是秦大妈家的大喜日子,她三十岁的女儿小妮终于结婚了。看见迎亲车队开出小区大门拐弯而去,想到从今后女儿再不能每天都害在她身边了,心里一阵难过,呜呜地哭了起来。她的老班长忙过来劝道:“老秦你这是怎么啦?小妮不嫁时你愁得掉眼泪,如今找了这么个好女婿,你该高兴才是呀!你想想,你来新疆时,老沈只花了八分钱给你寄了封信和一张彩色照片,你就从四川来到了我们农场。结婚时,就买了块黄布给你做了套“军装”,你还乐得屁颠屁颠的,穿上满连队得瑟,乐得你是猪八戒吃猪肉——不知自己姓啥了。你看小妮婆家,一送就是一辆八十万的宝马车,人家的婚房是楼中楼。我还以为这下你天天做梦都会笑醒呢,你还哭个啥子哟!”

老班长这一说,秦大妈噗哧又笑了,站起来叹了口气说:“唉!老班长啊,我们那时的日子是马尾巴穿豆腐——不能提哟!那时老沈每月工资才二十三块三,他每月都要给他母亲寄5元钱回去,他不是有钱舍不得给我花,他也是妮姑头上插花——没(发)法麻!是小妮这代人有福气,赶上了这国强民富的好时代。”

老班长忙说:“我们不也赶上了这好时代,要不是党的英明领导,国家的政策好,我们这些农工做梦也不敢想进城市住上这高楼大厦过上这神仙般的日子啊!”她一席话说得在场的人都称是。

这时,秦大妈的表弟过来问她:“姐,刚才我光顾忙乎了也没注意,老班长一说我才想起来,刚才接小妮的车不是宝马是辆桑塔那,这……”

秦大妈忙打断他话说:“别提了,那宝马车小妮没要,她跟她对象商量后把钱全买成了电脑捐给她对象支教的那所学校了。”

“噢!好,这是好事。”表弟竖了一下大拇指:“小妮对象能把她总追求高消费的毛病改过来,您不就不用操心她总乱花钱了吗?”

秦大妈开心地说:“可不嘛,这几年她可没少乱花钱,穿的用的什么贵买什么。衣服穿几次,东西用几次就嫌不时髦了就扔掉,我们说啥她也听不进去。可这回她对象说的道理她都言听计从,还跟着参加了爱心自愿者团队,整天跑着做善事呢。”

表弟说:“这就叫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老班长抢过话说:“我看这是爱的力量降服的,当年你表姐来找你姐夫时,住的是地窝子,吃的是玉米糊糊,人们都以为这个在老家曾是大队妇女主任的俊俏姑娘肯定不会跟老沈过,我也担心我这个媒人这下粘包了,她要是走了老沈不会埋怨我?可她却被一表人材又能干朴实的老沈给吸引住了,这不是爱的力量吗?小妮也是被爱改变的。”这番话从八十多岁的老班长嘴里一出,逗得众人都捧腹大笑起来。

网络编辑:小熊

分享此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