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5日,北京电视台一档节目特邀“中国生殖医学梦之队”——北京乔杰院士及团队,向大家介绍这些年来辅助生殖医学技术的发展,1988年中国大陆第一例试管婴儿就是在该院诞生的。

2018年恰逢试管婴儿在中国30年,当下中国不想生孩子的人越来越多,试管婴儿于他们就更是遥远的事儿,但实际上对于一些夫妻而言,想怀个娃可能没那么简单。

一直以来我国都没有全面系统的不孕不育症(注:未采用任何避孕措施一年以上,仍没有怀孕的夫妇)流行病学调查,对这一群体规模还难有准确数据。此前有媒体报道,中国人口协会等联名发布的调研报告显示,中国的不孕不育率从20年前的2.5%攀升到2012年15%左右,患者人数超过5000万,即每8对夫妇中就有1对有不孕不育问题。《国际流行病学研究杂志》2014年曾发布过一份全球不孕不育症趋势研究,该研究综合了全球52份相关研究结果,估算全球大约有10%的人面临不孕不育问题。

另外,全球疾病负担研究(GBD2017)的全球不孕不育流行率数据也显示,中国的不孕不育症流行率在全球范围内处于一个较高的水平。若根据GBD2017不孕不育症流行率数据计算,中国不孕不育人数可能在4000万-5000万人之间。

对于这些夫妻,求医成了必然之路。目前,治疗不孕不育的方法主要有三种:药物治疗、手术治疗和辅助生殖,辅助生殖技术又分为人工授精和体外受精-胚胎移植(即“试管婴儿”)两大类。试管婴儿是人工授精失败的下一步应对手段,也是很多不孕不育夫妻最后的救命稻草。

据报道,2016年3月份,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马晓伟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新闻中心曾表示,中国经批准的辅助生殖机构年均完成70万例辅助生育手术;《科技日报》在2018年的一篇报道中则提到,中国每年通过试管婴儿技术出生的人数有20多万人。这与上述不孕不育人数差距很大。

此外,要是拿这一数据与邻国日本相比,也能看到试管婴儿技术实施在中国的“成熟度”。中国通过试管婴儿技术出生的婴儿占总出生人口的比例远低于日本,而根据GBD数据日本的不孕不育症流行率要远低于中国。

根据中国《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条文规定,实施试管婴儿技术必须在经国家批准的辅助生殖机构进行。有理数在国家卫健委官网发现一份2017年4月发布的《经批准开展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和设置人类精子库机构名单》,截至2016年末,全国共有451个辅助生殖机构。

但这451家辅助生殖机构,并不是每个都可以实施试管婴儿技术。全国451家机构中仅72.7%的机构可以实施常规体外受精-胚胎移植(第一代试管婴儿技术)、卵胞浆内单精子显微注射技术(第二代试管婴儿技术),而能实施植入前胚胎遗传学诊断技术(第三代试管婴儿技术)的机构仅41家,占比不到10%。

虽然三种试管婴儿技术并不是简单的技术升级,它们都有相应的适应症,不能用优劣、先进与否区分。但由于第三代试管婴儿技术的技术门槛更高,目前在国内并未大规模使用,这也让一些想“优生”的夫妻需求难以满足。

而即便是这样,在一些地区辅助生殖机构还存在较严重的供给缺口。有理数统计发现,在全国31个省份中,各省份每个辅助生殖机构平均覆盖人口从100多万到800多万不等。而按照国家卫计委2015年发布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配置规划指导原则》中的测算方法之一,原则上每300万人口设置1个机构,很多地方未达到配置规划。

三十年过去,试管婴儿技术在中国已是“而立”之年,但无论是从其服务覆盖人口还是服务质量而言,都还难说成熟。在目前晚婚晚育以及放开二胎的时代背景下,试管婴儿技术更需要引起重视。

网络编辑:小熊

分享此文到: